“升学教育”被指诱导大学生分期购课 学员退课难且扣款不停

【升学教育被指诱导大学生分期购课】大学生陈姚(化名)向澎湃新闻反映称,今年4月底,她在深圳市升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学教育)工作人员指引下,隐瞒大学生身份申请了“小恒钱包”的借款分期业务,购买了“升学教育”的课程。她在未上一节课的情况下向升学教育申请退课,但近4个月过去,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现在每个月还要偿还一笔钱款。

公开材料显示,升学教育最早于2011年提供成人学历提升服务,涵盖自学考试、成人高考、远程教育、研究生考试、教师资格证和会计资格证等考试项目。

对于上诉投诉,升学教育一名工作人员称,“我们不支持学生‘贷款’学习,但如果有个别学员特别想去学习,会在和学员确认后,让对方报名课程。”对于陈姚申请退课近4个月未果一事,该工作人员则未明确回应。

“小恒钱包”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申请借款分期业务需要告知真实身份,但学员如果刻意隐瞒身份,不一定能及时发现;退课问题客户需和教育机构协商,“退课成功后就不用再还款了,如果还在还款,说明没有退款成功”。

陈姚说,今年4月28日,她在抖音平台刷到了升学教育关于“播音兼职培训”的直播,出于兴趣,她填写了报名意向表,并观看了试听课。当天,自称升学教育培训老师的张伟(化名)找到她,并催促她报名。

“对方声称特惠名额有限,原价10980元,如果抢到了特惠名额,可以减免3400元,仅需7580元。”陈姚称,张伟告诉她需要支付500元定金抢特惠名额,剩下的7080元可以采用分期付款的形式支付,“12期免息‘贷款’,每期还590元”。

陈姚称,随后,张伟发来升学教育及分期付款服务平台“小恒钱包”的二维码,让她扫码进入平台注册并申请。

澎湃新闻注意到,进入“小恒钱包”教育分期申请页面后,平台在“申请须知”中特别提及,“不对在校大学生开放借款分期业务,若您是大学生,请停止业务办理”。

2021年3月银保监会等五部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加强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监督管理。放贷机构外包合作机构要加强获客筛选,不得采用虚假、引人误解或者诱导性宣传等不正当方式诱导大学生超前消费、过度借贷,不得针对大学生群体精准营销,不得向放贷机构推送引流大学生;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或地方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他(张伟)让我把人员分类填写成政务人员或其他人员,把月收入写成3000~5000元,隐瞒大学生的身份。”陈姚称,张伟还提醒她,填写完信息后平台会打电话过来确认,“他让我一定不能说自己是大学生,要说自己已经毕业了,是办事员。”

报名并成功申请分期付款后,当晚,陈姚“觉得不对劲”想要退款,但未能成功。五一假期,她通过深圳市12345热线投诉升学教育,约一个月后,升学教育一名工作人员告知她,中途退课属于违约,要扣除总金额的20%作为手续费,“会在45个工作日内完成”。

“在报名签约时,没有任何文件中提到退费还要扣除20%的手续费,后续退款这个工作人员也是以财务忙、审核慢、疫情紧张等理由多次推脱。”陈姚说。

陈姚说,她目前在该机构一节课都没有上过。“在我要求退费时,对方曾表示会暂停后面的课程,也会停止分期,但实际上,每个月我都在被小恒钱包扣钱。”陈姚称。

澎湃新闻注意到,多个消费者维权平台上出现了针对升学教育的相关投诉,其中一个平台上就有数千条,关键词多为“诱导消费、网贷,不予退款等”。

“当时升学教育的员工跟我说的是,分期每个月给他们多少钱,但从来没提过要办贷款,而是直接给我发来一个(小恒钱包)二维码,然后语音电话教我一步一步填上个人信息和一些虚假信息,比如谎称没有上学了。”另一名自称系大学生的学员称。

对于前述情况,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升学教育总部电话采访,该电话始终语音提示“客服正在接入中,请稍等”,记者多次等待超30分钟后仍未接通。陈姚称,“升学教育总部的电话确实一直打不通,负责处理退费的工作人员说这件事不要去找媒体,如果给媒体说了就不给退费。”

上述升学教育工作人员张伟回应澎湃新闻称,“我们不支持学生‘贷款’学习,但如果有个别学员特别想去学习,会在和学员确认后,让对方报名课程”。对于退课等问题,张伟则未回应,称自己已不在之前的部门了。

“小恒钱包”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该账号认证主体为北京乐享无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享无限公司)。天眼查显示,乐享无限公司目前经营状态为“注销”,注销时间为2018年11月。不过,今年5月12日,该企业还获得了“电信许可”,业务包括信息服务(仅限互联网),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

“小恒钱包”一名工作人员称,申请借款分期业务需要告知真实身份,但学员如果刻意隐瞒身份,即便有核实,也不一定能及时发现。“退课成功后就不用再还款了,如果还在还款,就说明退课没有成功。”这名工作人员称,“小恒钱包”作为平台,仅提供信息和技术支持,“用户可以通过小恒钱包查询培训协议,获知是哪家公司给自己垫付的学费”。

8月16日,广东新闻频道《社会纵横》栏目报道了升学教育学员的维权困境。在该机构总部,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现在的确是走到破产这个地步了,然后相信大家也看得见,然后我们原来4层楼,现在只剩下1层楼。退不了(学费),账上没钱,你如果执意要退,反正我估计这两个月是退不了,那就慢慢地(等)后面整个公司运营好一点的(时候)给你退”。

陈姚通过“小恒钱包”找到了电子版“培训协议”,该协议合同编号为“2022年借字第XXXXXX号”。协议约定,培训费用支付方式为“分期付款”。

针对中途退课,协议提及,学员尚在培训协议约定试学期或其它约定学员可无条件退课且全额退还学费期间内的情况,学员无需支付提前付款违约金;学员在培训协议约定试学期或其它约定可无条件退课的情况,学员已发生部分课程费用的,协商结算;以上两种情况外申请退课,7天内申请退课的手续费为0,7天以上申请退课的,手续费率为0%。

该协议附件显示,升学教育的应收账款,以“债权转让”的方式转让给了启浩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也就是说,陈姚每个月的还款由启浩保理收取。

天眼查显示,启浩保理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以从事货币金融服务为主的企业,经营范围包括:为企业提供贸易融资,销售分户账管理,客户资信调查与评估,应收账款管理与催收,信用风险担保服务(不得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等金融活动,禁止专门从事或受托开展催收业务,禁止从事讨债业务)。

律师周铭认为,培训机构主要经营范围应是培训,如果涉及放贷,应有相应的小贷牌照;如果涉及与小贷平台或放贷公司合作,应明示以及明示风险。向在校生放贷,属于主管部门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情形。目前出现一些培训机构与小贷公司合作,利用在校生教育培训机会,通过第三方小贷平台非法向学生放贷,再通过其他公司进行收款。

“(前述情况)或是一种新型校园(培训)贷。”周铭称,“这是以合法形式(教育培训)掩饰非法目的(向在校生放贷)的情形”,如果存在这类情形,建议清理教育培训机构与小贷机构的链接,梳理其相关利益联系,防止在校生在无法分清风险情形下陷入新型校园贷陷阱;此外,如涉及违法催债或人身侵害等,受害学生应向公安机关报案。

从法律责任上来看,周铭认为,主要考虑学生消费者是否有向小贷平台借贷的真实意图,其真实意图是培训,还是借贷;小贷平台是否有相应放贷金融牌照或资格;是否存在欺诈或诱导情形,以及是否违反法律规定向在校生放贷。

Leave A Comment